崔文澜崔文澜

崔文澜的简介

姓名:崔文澜
性别:男
生卒:1893年 - 1986年
流派:孙式第2代传人 传承谱系
师承:孙禄堂 
传人:约1位直系传人
更多

纪念馆主祭人





崔文澜的文章

追思祭拜

追思悼念

崔文澜的资料

崔文澜先生(1893~1986)籍贯广东,祖上为士绅书香门第。年轻时候,考入天津北洋学堂医学部。北洋学堂即后来天津大学,其医学部,是现在中国台湾省陆军医学院的前身。先生自小喜欢武术,在天津上大学时候,就在当时的河北公园(即后来天津公园),和天津武士会会长李存义先生习练形意和八卦。李存义很喜欢崔先生,常常护着这个年轻学员。
李存义当时年纪大了,不亲自教学生,但是他喜欢一直坐在交椅上看着人练武。真正教学生的,是张占魁、韩慕侠等人。崔师是广东人,一开始不大懂北方的俚语。比如练拳时候的塌腰,张占魁常说猫腰。
先生以为学猫一样,就把腰弓起来。张就大叫不对不对。崔师生性诙谐。有次开玩笑,就和李存义说,猫哪里来的腰啊?李存义笑了,知道先生语言不通,就让他的一个小弟子,专门来带崔师。这个小弟子就是后来自创龙形八卦,号“飞掌黄”的黄柏年先生。崔、黄两人年纪都还年轻,同属知识分子,又皆喜爱京剧,于是非常合得来,到后来以兄弟相称。
那时崔师正是年轻气盛时候,嗜武,嗜玩,嗜京剧,尤喜名角盖叫天。一次看盖叫天的戏,夜里很晚才回学校。北洋学堂校规甚严,入夜就关闭大门,子时点名,有擅自夜不归宿者,即行开除。
先生身材矮小,但常仗着自己的本事,在宿舍夜间点卯前,越墙而回。某次不幸被巡校的狼狗发现,以为是贼,大声犬吠引来了众多巡夜人,把他逮个正着。于是学校就要将其开除。崔师连忙电报家里帮忙,谁知家里说道,你若真的因嬉戏而荒废了学业,别说要家里帮你,就是被开除后,也别回家里了。先生被兜头一盘凉水,天津又无能助力的亲友,只好来国术馆找李存义。
李存义先生道,这没有关系,我来帮你说情,实在不行,你就在我这住下,我养活你。意思是让崔师干脆弃学从武,做他入室弟子。后来学校碍于李存义以及他一些有势力的弟子的关系(黄柏年先生还找了他当时在天津总督府任要职的父亲出面),最终没有开除先生,事情得到解决。但是崔师和李存义的师徒缘也没有结成,只是和黄柏年先生交往更密了。
两人在武学上,皆喜欢研习八卦掌。一次,天津国术馆有一场比武,俩人在旁观战。先生看到,一方的年青人,比其对手要矮小许多,但展开八卦身法,如龙蛇游走,占尽上风。另一方的武师,虽身材高大,可是败相已成,只勉强有招架之力。
该武师在国术馆绝非泛泛之辈,而这年青人岁数并不大,和自己差不多,居然能有这样的功力,崔师顿有惺惺相惜的意思。就问黄柏年先生道,这人是谁啊,八卦掌如此犀利。黄先生惊讶道,你练形意八卦,连他都不认识?此人便是孙存周!
孙存周,号二可先生,是孙禄堂师祖的次子,年少成名,曾独杖南游,挫败名家众多。我记得在上海的心意六合的宗师卢嵩高就曾经亲自写了“浩博雄烈,赫奕英绝”的条幅送给他,称赞孙存周功夫了得。
黄柏年先生与孙存周先生是至交,故比武后即将崔师引见给他。崔师和孙先生年纪相仿,当时皆二十出头,一谈之下,相见恨晚。此后崔、孙、黄等人常常在一起谈论武功,先生自觉受益颇多。
不久崔师北洋学堂医学部毕业,只身来到上海,在今虹口区,开设了一个私家诊所,开始了他外科医生的生涯。同时与孙存周先生和支燮堂先生经常一起探讨拳道。
崔师对孙存周先生的八卦掌最为钦佩,不时讨教。忽一天,孙存周先生对先生说道,文澜啊,给你介绍个八卦师傅如何?崔师问,是谁,功夫比孙兄如何?孙存周先生笑道,实话言之,十倍于我啊。先生非常惊讶,十倍于孙兄,世间罕有。孙存周先生道,非别人,正是我父亲。不久崔师在孙存周先生引荐下,正式拜孙师祖为师,习练孙门八卦。
此时支师在上海有多处房产,俩人皆孙祖师弟子,支师性慷慨,即借一处居所予崔师生活,后干脆将临屋予其居住。两人数十年交情,乃由此始。可惜由于建国后各次政治运动波及孙门,尤其是文革中人人自危、亲友互忌的环境等等的历史缘由,支师和崔师在晚年,虽相邻,却很少来往。但师兄弟之情两人从不曾忘,对彼此的武功亦相敬佩。
崔师为人最为淡泊名利,不喜与人争斗,故在武术界几乎没有多少名声。先生行医后,所谓医者父母心,更不愿动手伤人,只自己练武以强身。练拳时若有人问询,常常说,我只是国术票友而已,练之自娱。旧时说的国术票友,乃是拳师们的衣食父母,练得再好,因为他们不会抢拳师饭碗,国术界传统,不能找他们动手挣名声。崔师这样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其实崔师武功并不低,真正圈子里面的人,都知道有个“崔医生”八卦了得,系孙师祖亲传,但往往不知道崔师本名。
先生医术精湛,一生救人无数,行医到七十余岁,实在无力与人动手术,医院方才勉强允其退休。其诊所在解放后,为上海第四诊所,即今天上海虹口区第四医院。崔师高义而乐助人,教拳从不图利,不收分毫,有弟子生活困难者,总贴钱让他吃好饭。又为人乐观幽默,教拳时,常讲述前辈掌故趣事,逗人发笑。去世前几年,这个天性尤甚,潇洒如顽童,视人生如游戏。崔师晚年曾患糖尿病,一次病发,被人送医院途中,不慎将其摔倒,脊柱重伤。崔师自知归期已至,令亲友做三样最喜欢的小菜,每样一口,细细品尝滋味后,笑对榻前的我等道,各位,拜拜!话音落后,便含笑飘然而去,享寿93岁。

崔文澜的图集